peannut

=花生,渣画手自娱自乐_

啾啾存:

我求求你平静一点,好好活着行不行
不要在高压线上跳舞,好好活着行不行
你解决不了的事情就随他去吧,你又不会怎么样
世界还是在运转,你的难过你的愤怒对那些人而言毫无影响
就算你死了也毫无影响
所以我求求你平静一点,好好活着
不要让这一次打垮你
你一直压抑的那个部分,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接受它
接受你的丑陋和平庸,接受你的错误和无知
毕竟人人都有这种部分,都有这些时刻
你也不过是其中一个,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需要特别关注的资格
我一直在说你为什么不去死呢,你们为什么不去死呢,为什么我还活着呢
真的排解不了的时候,就这么发泄出来吧
就像神经的电流突然增压,浑身抽搐一样
是啊,我想他们都去死,这样我才能解气,我才能重新站起来
但若真的这么做了,事后的评价要么是我脑子有病,要么是我脑子有病
别人会觉得啊这点小事至于吗
是啊不至于,不至于
如今我的大脑应该就是这样
不需要刺激,不需要触景生情
它一直存在着,像咳嗽一样
你感冒的时候,呛不呛风都会咳嗽
不再有明确的心理联想痕迹,反而近乎于生理
我的心理同我的生理融合,大脑便永远只能事后追责
我想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
大抵没有瘫痪,但终归是骨折了